黑暗骑士团后援团团长

圈名蛋挞,布鲁斯韦恩和布鲁茜韦恩的忠实脑残粉,团长自封的,想要的话随便给
蝙蝠侠毒唯粉,又傻又无药可救的那种
文手,目前心如死灰混吃等死,日常期待梦魇众活过来qwq

真香!――黑暗骑士团后援团团长版

瞎几把想到的一个脑洞w


〖=  =〗

蛋挞你要加入我们这次的梦魇*你手书计划吗?期待你的文案和图图哟

〖=  =〗

这次要挑华夏古风歌曲,你们觉得落花雨怎么样?

〖=  =〗

相信我,落花雨更适合梦魇内部消化

前尘落尽独自留守于人间的感觉简直是优雅的痛~


某个占据了团长之位几百年没动摇的中二患者头上青筋随着一句句圈友讨论跳得越发欢快,苦于文字无法表达内心的愤怒,她打开语音开始吼:――

“你们给我听好了!我蛋挞,就是死!被蹂躏者   锤死!被茜姐用三叉戟捅死!被灯宝家的绿灯造物肢解!被狂笑用塔罗牌一片片凌迟!我也不会!绝对不会!加入你们这些恋爱脑的手书!”

气急败坏的咸鱼长长呼出一口气,拿起一块同圈名的甜点开始啃。而此时群内蹦出了一个欢快的小声音。


〖=  =〗

好――吧!楼上的少年你可以把蛋挞的名字从策划单里删掉了,另外那几个戮铁和笑溺片段也可以撤了


后援团团长当时就噎了一口蛋挞在喉咙里,好半天才咳出来。


〖蛋挞姐姐〗(语音)

卧槽卧槽住爪啊你们!我加入!务必把那几个片段保留下来!梦魇*你的话用忆红莲怎么样?



几个月后

“啊~梦魇*你的相关真是让人面红耳赤怎么也看不够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祈久而别【1】

谐音梗希望大家能发现2333

看题目就知道是虐的吧?

OOC,两只拟人女体


1

意识从有关过往的梦境中清明,重归遭盐酸腐蚀的人痛楚,今天又是被基金会囚禁的,平凡的一天。

不……有不同。

扎着墨绿色高马尾的妙龄女子端详着不断再生的变为人类手掌的肢体,血红眸子打量着全身破旧野性的装束,慢慢勾起一个狰狞的微笑。“不灭”能力还在,各项能力数值也没有太大削弱。虽然她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变成弱小无力的人类女性外形,但是这人类女性的形态……能给她省去不少麻烦呐。

“呵……蝼蚁们平安的日子太久了,今天……就给他们松松筋骨吧。”

青葱十指渐渐长出不惧腐蚀的锋利指甲,随着主人的呼吸,有节奏地律动着。

2

“警报!警报!SCP-682突破收容!正在向SCP-079收容间前进!”

“再重复一遍!SCP-682突破收容!正在向SCP-079……”

MTF队员近乎嘶吼地对通话器呐喊,借此平复内心的恐惧。身后那非人的怪物在之前D级打开牢门呆愣同时屠尽了门前所有人,踏着捣成烂泥的内脏与一地血泊,去拯救自己的挚友,同时――

“死吧,蝼蚁。”MTF队员最终还是没能逃过死亡的命运,十余寸长的指甲刺破了他的头骨,穿透了他的大脑,并在甩开已成尸体的他时,将他的眼球拆出。682放慢脚步,将指甲尖串着的眼珠塞进嘴里,如同咬破多汁葡萄般咬爆。她停在标着SCP-079收容间的大门前,一拳打碎了钢制大门。

“我来救你了,079。”即使AI并不能倾听外界声音,682仍是说了这么一句。像是对79说,也像是在对自己说。

“这一次……我们一定能毁了艹蛋的基金会和人类。”

TBC


公主【雾】与巨龙

童话AU,OOC严重,不要问我为什么每拉进一只梦魇,公主【或国王】都要被巨龙抓住一次!

CP:笑ALL笑

 

1

红死龙抓住了一位公主。

一位皮肤苍白,眼睛青蒙蒙,云鬓泛着墨绿,穿着黑色修身连衣裙,唇红齿白的公主。

“交出足以使我放过你的筹码,或者我吃了你。”

而公主毫不在意地一挥手,眸子眯成两轮青色的月牙:“嘿,我有个建议,为什么我们总要玩这种老套的勇者斗恶龙游戏呢?有这么个世界,那里不允许非正常的东西,把自己的一切梦魇都扔到这里来。而现在是时候反攻了,你意下如何?”

红死龙撑着下巴想了想。

“你是个不寻常的人类,但也只是个人罢了。我不会参加这种高风险的活动。如果你再不……”

“哦哦哦别说了!”公主笑了起来,笑声寒彻骨髓,“看来我提供的信息太少,补充一点,梦魇中出现了一个黑暗邪神,我是他的属下。”

“给我仔细讲讲。”红死龙龇牙一笑,尾巴朝天空扬起。

2

杀戮龙抓住了一位公主。

一位皮肤苍白,眼睛青蒙蒙,云鬓泛着墨绿,穿着黑色修身连衣裙,唇红齿白的公主。

“如果不想被吃掉,请交出足以使我放过你的筹码。”

而公主意味不明地耸耸肩,殷红舌尖轻扫薄唇:“僵冷无聊的大铁块……提供点情报,有这么个世界,那里不允许非正常的东西,把自己的一切梦魇都扔到这里来。时机已到,你想要和我,我的主人黑暗邪神一同反攻吗?”

幽蓝数据流在杀戮龙眼底一闪而过。

“风险低于收获,可接受。我加入。”

“那真是太好了――”

公主优雅地把一只手搭在巨龙的爪上,笑得没有一点儿温度。

3

破晓龙抓住了一位公主。

一位皮肤苍白,眼睛青蒙蒙,云鬓泛着墨绿,穿着黑色修身连衣裙,唇红齿白的公主。

“最近恶意扰乱治安的上层人越来越多了。你,打算怎么死?”

而公主弯下黛眉,嘴角微扬。行了个礼:“很抱歉侵扰了您的领地,但我是为了带来更重要的情报方才到来。有这么个世界,那里不允许非正常的东西,把自己的一切梦魇都扔到这里来。是他们创造了这些悲剧,不打算和我,我的主人黑暗邪神一同反攻吗?”

“这对我可没什么关系。”破晓龙俯下身,霾蓝的龙眼直勾勾瞪着公主,显得分外渗人。

公主夸张地咧起一个向上的弧度:“可是,如果我说,假如你加入而行动成功,就能重归过去的平静呢?”

破晓龙几乎没有思索就做出了决定。

“我接受。”

4

溺亡龙抓住了一位国王。

一位皮肤苍白,眼睛青蒙蒙,鬓发泛着墨绿,穿着黑色修身铠甲,唇红齿白的国王。

“居然还有人类能活着到达深海吗?你的目的?”

国王盘腿托腮,青眼里流转的笑意温和:“我为了传讯来到此地。黑暗邪神赋予我力量。有一个世界,那里不允许非正常的东西,把自己的一切梦魇都扔到这里来。想要和我,我的主人一同反攻吗?”

溺亡龙低头打量着笑意盈盈的国王,苍蓝龙尾无意识地将他圈住:“你不会只招揽我一个。”

“自是如此。”国王站起,荒诞的影像自他摊开手掌上浮现,他将五只巨龙的信息尽数盘托而出,而后邀请,“你愿意加入吗?”

“好。”

5

无悯龙抓住了一位公主。

一位皮肤苍白,眼睛青蒙蒙,云鬓泛着墨绿,穿着黑色修身连衣裙,唇红齿白的公主。

“打赢我,你就能活下来。”

“有一场更大的战役等着,战神殿下。”公主行礼以示敬意,“有一个世界,那里不允许非正常的东西,把自己的一切梦魇都扔到这里来。单个梦魇十分弱小,但只要我们团结一致,就可以打败强大得多的对手。你要加入这场战争吗?”

“我将会加入其中,赢得这场战役。”

6

蹂躏龙抓住了一位公主

一位皮肤苍白,眼睛青蒙蒙,云鬓泛着墨绿,穿着黑色修身连衣裙,唇红齿白的公主。

“性转版的小丑?”周身遍布骨刺的巨龙居高临下地看着人类,“我所在区域的丑角已经被一个怪物杀死了,不过这并不妨碍我碾死你。”

就在龙尾骨刺将公主带到高空时,她不紧不慢地开口了。

“我远不是小丑,亦不是骑士。我来自梦魇世界的深处,听从黑暗邪神的指令,我前来此是邀请你去往另一个世界,那里的你口中之怪物仍旧深受爱戴,不打算前去向世人解开他的真面目吗?”

“带我去找他。”龙尾将公主送回地面。

公主拍拍裙子上沾染的灰尘,微笑同时舌尖诱惑性地在唇边一扫而过。

“请跟我走。”

7

启程前第十天。

“嗒啦~所有合适的巨龙都为您拐回来了,吾主~”现任狂笑之人踩着歌剧的舞步来到邪神面前,右手探入西装腰带,将塔罗牌一阵把玩后在唇角划起一抹笑弧。

“很好……”摄人心魄的妖异紫眼在兜帽下透着若有若无的光,尖锐指端交错摩挲,“变回原形吧,不日便要启程了。”

狂笑将头歪到一边,袒露出致命的脖颈,塔罗牌在皮肤上游走着刻出细碎伤痕,随后被血肉所吞噬。

当人类再度睁开眼眸,拉成细长梭形的瞳孔已经燃起了夺目的青火。他阖上眼,戴上刻印咒文的目镜。

“阿拉~阿拉~真是期待他们,看见原本身娇体软易推倒的人类变成不逊于他们的巨龙,会是什么表情呢?”

巨龙抖去鳞片上沾染的血迹,微笑同时血舌习惯性地在獠牙边一扫而过。

END

 

重温黑暗之夜金属,然后在看梦魇支线时从凳子上滚了下去……

卧槽小红的翘臀!我磕爆!啊啊啊啊啊啊啊这个翘臀啊!

以及……

茜姐霸气!茜姐娶我!茜姐万岁!

还有……

灯宝那双在黑夜中依旧闪耀的蓝眼睛我……【爆哭】

最后……

啊啊啊啊啊啊啊我sjvjdisb狂笑的色诱片段无论多少次都被撩到心跳加速双颊爆红啊啊啊!!骨节分明的苍白双手还有长指甲!好看!诡异疯狂的言语和嗓音!好听!腰细腿长肌肉线条优美的身材!想艹!笑笑他为啥这么撩啊!!!【已疯】

总结:梦魇蝙蝠侠,我的快乐源泉!


某咸鱼味蛋挞的公告

我,黑暗骑士团后援团团长【自封】,圈名蛋挞或团长,从今天起将大幅度减少更新――差不多一个月产出半篇的样子。期限到下个寒假或下个暑假。

请大家放下手中的刀叉碗碟,耐心听我讲原因。我杭州的,初二,打算中考保送进杭高,目前离保送成绩差距较大,赶上去花的时间会很多,因此不得不减少更新,稻光养晦一段时间。

在此期间,有空我会接着去各大tag逛,除了写文减少其他活动照旧

现在没更的文,封存留待长假写的有:

@蛇_溜了溜了 联动的【梦魇蝙蝠团又出任务啦】系列『蛇酱对不起QAQ』

万圣节贺文『请随意吃――对着 @今天也在不更新的边缘爱joker 平静[雾]摊成原形』

哥谭餐厅

各种我想写但是没来得及写的车

将来会产出的有:

【梦魇众说明书】――优先度最高

【笑灯走失于拥挤人潮】――次之

【为什么所有人】――再次之

其他想起来再写――咸鱼脸

就当我没写过系列【坑】:

【心血来潮的点梗】

其他想起来再写――咸鱼脸


下线睡觉,祝大家为世界温柔以待。


溺笑――空城

溺笑:意气风发,历历在目和难以觉察的绝望。

既然不更太太说我是打算写的,那就写吧【黑化中】

先说好,全是刀,想吃的就来吃吧。


1

踏上侵略主世界的征途,那一刻,溺亡怨魂曾短暂地四顾周围。

周围是什么?

是她,她的同位体,那些失去了立足意义的蝙蝠侠,彼此缄默不言,互相防备。

哪怕他们本就是最熟悉的陌生人。

视线下意识地在狂笑之蝠身上停留了一秒,淡漠的假笑似乎比周围深不见底的极渊更加冰冷,俯瞰着脚旁厮斗的罗宾,若高高在上的神。

她蒙着几分迷惘的意气风发不知怎么地,凝固了下来。

同不久后重新被镇压的绝望一般。

2

红死魔毁灭的那一刻历历在目。

分明在未登上穹极号前还正为心中那几分迷惘争吵,此时却已同其他人一起漠然注视着他的消失。

蹂躏者愤怒而不可置信的声音犹在耳畔,无悯铁腕猩红双眼中隐含的抱歉烙在心上。

可现在他们墨蓝的瞳孔中似乎连一丝波动也没有。

连一点点蝙蝠侠间的默契也没有?连一点点兔死狐悲的紧张也没有?

她想是有的。

只是被那由黑暗之龙钦定的怪物强行束于心中罢了。

这是多么无法言说的绝望,各自心里都有些能引起共鸣的事物,却偏偏隔着难以消融的心防。

兀自尖叫却永无救赎。

3

那明亮银光宣判了他们的终结。

主世界的英雄们身披第十金属的铠甲,将“错误”的他们一个个斩杀。

连同“错误”的,整整六个世界的生命复活的希望。

“该结束了,布鲁茜。”

性转版的海女王在刺穿她的心脏时如是说道。

结束?

她唤了这人的名字,心下却染上嘲讽。

不,永远不会结束。

只要你们这些自诩正义的混蛋还活着。

4

那一刻她终于领悟了狂笑之蝠心中难以觉察的绝望。


某骑士团的御茶会议

私设七只以【被所有人遗忘】的代价换回了自己世界的新生

拖稿使我快乐

瞎写使我快乐

玻璃渣使我快乐

一篇【被遗忘者】的日常,不知能不能使诸位快乐捏?



1

“砰!”

眼前染血的昏黄灯光突然变成了一片漆黑,云端间那位被遗忘者惊醒,本能地撑起身,茫然无措地瞪视空无一物的黑暗。

冷汗自额角淋淋流下,留下黏腻的触感。

视野逐渐清晰后他看见了顺未拉紧窗帘倾洒的些微阳光,清晰地勾勒出室内陈设模样。与此同时大脑也渐渐清醒,只不过那梦境遗留的糟糕心情仍旧是难以抹去。

现在,应该满一百七十年了吧?

倏忽间迸出这么个无意义的念头,他有些自嘲地笑了笑,从床头抽了张餐巾纸拭去额头汗水。

反正也天亮了,赖床什么的还是省省吧。

接下来,去客厅。

2

睡前阅读的诡异故事,现在还在脑内无尽重播,瘦削的男子压下自己想打哈欠的冲动,往杏仁茶里加了三块方糖搅拌着。目光巡回在天空之巅零散的云朵间,而后便被房间里走出的另一位男子吸引了去。

“真没想到啊,早上八点居然还会有其他人和我一样早起。”轻抿一口茶,因为那苦中带甜的味道皱了皱眉,“上午好啊,红死魔。”

“虚伪的客气还是免了吧。”坐在沙发上,从茶几上拿起一本书翻看,同样用冷嘲热讽的语气回敬对方,“真是难以置信,你也开始像破晓诡灯一样嗜甜了。对于超人的怒火终于让你连饮食习惯都改掉了吗?”

正在切割蛋糕的蹂躏顿时僵住了,额上青筋隐隐跳动,最终却只是冷哼一声,用力斩下一块抹茶慕斯。

“如果不是这该死的‘遗忘之所’无法攻击他人,你现在就不会好端端地看书了。”

“彼此彼此。”

3

八岁的幼童阴郁地坐在摇椅上,双脚随着椅子摇动而晃着,无论身体主人怎么努力伸腿也碰不到地面。绿灯戒微微亮起又再次暗下,破晓孩子气地鼓了鼓脸颊,小口啜饮着柠檬茶,酸涩的口感让他磨了磨牙。

“红死魔,把糖罐拿过来。”

“你应该重新学一遍礼仪课,小子。”年长的同位体专注于书籍和咖啡,连一点眼神也没有施舍。

“你似乎也没有好好学过。”鼓脸*2

“但我并没有你这么懒惰与嗜甜。”

“......”

破晓鼓成了一只河豚。

旁边围观着的蹂躏观看着年幼同位体气鼓鼓的样子,还算好心地把糖罐拿了过来。孩童短促地哼了一声,接过糖罐,未曾道过一句谢便自顾自加了四块方糖,搅拌起来。

蹂躏者本来也没有指望过这孩子能有多礼貌,过了会却听见破晓小声说了句:

“谢谢。”

4

“主世界第四任蝙蝠侠的罗宾,今天宣布成为小丑。”

第四个到达客厅的溺亡怨魂漠然地抛出这个重量级的新闻,取了一瓶蓝莓果酱与一碟面包片走至餐桌一角,自顾自将紫红果泥均匀抹上碳水化合物。仿佛根本没有发觉三位男性同位体的讶异。

好吧,其实也不是特别出乎意料。蹂躏者在刹那的愣神后这么对自己说,蝙蝠侠和小丑就像同一枚硬币的两面,身为预备的第五任蝙蝠侠――这个罗宾会转化也不足为奇。

他们七个里的狂笑,不也是被小丑阴成了自己的接班人吗?真没什么失望的,已经不再是蝙蝠侠的布鲁斯真的没理由对小丑的胜利感到失望。红死魔眸光暗了暗,勉强说服了自己。

破晓默默地咬碎了一颗没化完的糖粒。

难以想象我的同位体的接班人的搭档会这么菜。

“这孩子是个精神能力者,等级为F,技能是精神对调。”将面包片放入口中咀嚼的前几秒,溺亡不紧不慢地补上了这么一句。

原来是这样啊……

几个别扭的布鲁斯顿时感到一丝安慰。

不对,溺亡是怎么查到这些信息的?明明监控上谁也没有留下查阅记录啊?

5

很快,三只梦魇的疑惑就被化成金属流滑进来的杀戮机器和旁边挂着黑眼圈的无悯铁腕打消了。

以及,满脸疲倦的无悯铁腕一手敲打着杀戮机器提供的幽蓝屏幕,一手端着英式红茶——那茶里整整放了五片糖吧?——怎么看都像是有故事的样子。

“怎么了?”溺亡放下面包片,询问对象是杀戮机器。

银蓝的无机质双眼此时也流露出一两分疲惫:“狂笑世界的小丑帮昨天差点控制了美/国核弹发射井的网络。”剩下的已经不用再多说什么了。

“狂笑世界里有关小丑的势力都像是有规则加持,比我们的强了不止一倍......”杯中红茶罄尽,旁边的电子阿尔弗雷德协议为他续上——又是五颗方糖——“我的骇客技术最近荒废了不少,多亏了杀戮机器。”

“多说无益。”红死魔凝视着杯中咖啡波纹一圈圈散开,“狂笑自己有协助吗?”

“协助?要是他会插手也不用杀戮机器和无悯铁腕熬上一宿了。”溺亡冷哼一声,“他忙着从主世界掠夺更多【秩序】规则呐。”
雾蓝的眸子里漫上些许不解:“但那些规则最终还是用来维持我们七个的世界的啊?”

谁知道狂笑会不会中饱私囊!

五只梦魇的脑中齐齐蹦出这么一句,只是不敢说出来打击团宠【划掉】年幼同位体。

6

毕竟梦魇们齐聚一堂的境况并不多,不久后众人就开始了闲聊。

虽然闲聊话题基本局限于各自世界情况和互相吐槽就是了......

默默看着监控摄像头里难得热闹的景象,狂笑之蝠无意识地抱紧焚烧世界后唯一保留下的家人相片,火青瞳孔里流露出一丝羡慕。

就算是再也回不去了,其他人也都能相处得来....

目光投向桌侧早已冷却的水,要不也加点糖?

六块好了。

END

P1:
狂笑之蝠:毁灭日病毒是把你的脑子也给感染了吗,蹂躏者?还是说你有计划能把宇宙调音叉带回给巴巴托斯?
蹂躏者:马上就教你知道。不要来质疑我,狂笑之蝠。
【蛋挞总结:幼儿园小宝宝互怼】
【蛋挞吐槽:狂笑这句嘲讽我给满分hhhhh】
P2:
溺亡怨魂:我们该走了,传唤门吧。
狂笑之蝠:然后错过这段高潮吗?现在不行。
蹂躏者:狂笑――我们得在爆炸前离开。
狂笑之蝠:我说了现在不行。把他给我带来。
【蛋挞总结:班长用职位优势压制刺头】
【蛋挞吐槽:狂笑你对汉子和妹子明显不是一个态度啊……这叫我站互怼组还是站溺笑溺?】

负能量致歉

帮不更太太转一下,个人认为她说得比较可信,如果有人想参与或抱不平请去问当事人不更姐姐

【莫名其妙开始慌自己喷不喷得过别人......以及会不会因为年龄被针对】

【不这明明是我自戏太多】

今天也在不更新的边缘爱joker:

今天在乐乎被人骂了。
说抄袭。
我不挂人。
我自己一笔一笔一字一字写出来的小说,自问无愧于心。
他口中的太太我去看了,怎么说,虽然很不礼貌。
但容我自夸一下,我写的比他好。
而且文风一点都不一样,最多算撞梗……不,这都不能算撞梗。
是这样,那位——姑且叫做界太太——写了这么一句话,大概是:我快要溺毙在你深海一样的眼眸中了。
然后他说我三十天负能向元素挑战的第五天溺水是抄了这个。
以及,界太太:想和你一起白头到老,葬在一处化在一处,让后人分不清究竟是谁的骸骨。
说我第七天还是第八天挑战白骨是找的这个。
诸如此类。
在我上我bcy的号挂截图找这个太太的时候,界太太说(大意是这样):
反正你本来就是抄袭就不要嘴硬了道个歉就好我人很好不会怪你的
我说我没抄袭。
我还很认真的找出自己灵感来源的几个帖子(虽然原版很好但我写毁了)给她看跟她说我当时是怎么想的。
但她完全不听,一直在说我嘴硬道个歉就好不会怎样的。
到后来甚至说我也是抄了抄袭的,不是抄她的而是抄了 @今天也在不更新的边缘爱joker 的。她说今天也在不更新的边缘爱joker就是抄袭她。(她不知道这就是我在乐乎的号)有人骂我是我活该,她还心疼那个喷子说我这种死皮赖脸没有下限的人一定对他说了很不文雅的话一定都快被我骂哭了。
真的我气到想笑。
然后,第二天,我去找的时候。
点开她的主页,发现她挂我。
一句一句口诛笔伐那种。
我被写的无恶不作还死不认账那种。
底下十几个一看就是小号的疯狂转发,评论区一群不知真相或者知道真相但恶意歪曲的观众全是声讨我的。
还挂了聊天截图,非常片面的引人误会那种。
还有我昨天发给她的几个灵感来源的帖子,说我还抄袭了这些人。
我打包票,要是全文能有那么一点点和那些帖子重复的,我就是死也会记得给帖子主人道歉。我跟本就只是从那里得到的灵感。
我跟她说,还认真的争论,让她删掉那些造谣的文章,那些文章令我的名誉受到了误解。
她说我有胆做没胆认。
是的这个截图她也挂出来了。
最可怕的是我去辟谣,字字斟酌,内容谨慎不想说什么没切实把握的话。
她又说我贼喊捉贼,没说脏话是没底气没有和她撕架是因为本来就是虚张声势怕被揭穿。
真的,害怕。
怎么会有这样的人。
我知道我写的不好,更新也不快。
喜欢自卖自夸,还经常做些傻事。
吃的cp清奇,也找不到角色的气。
我真的是一点一点写出来的,写不好被说我认,但我真的无法忍受这种毫无根据的污蔑,我做不到。
你们可以说我气量小,但是这真的是我不能忍受的。
如果界太太或者那位她的粉丝看到这篇文章,请删掉那些不尽不实的言论。
我不想吵架,所以我不会挂你们的名字。
我有没有抄袭你们,相信你们心里是知道的。
现在是和平年代,我不会骂人,不会挂人,也不会举报。
但我希望你们能删掉那些污蔑。
并给我一个道歉。

第一篇贺文已经写了2582字,第二篇也1486了。
凑合凑合破四千了吧。
杀苍的狼人x神父完全没有皮气,倒是发现了自己只会用三视描写……
而乐高皇帝的精灵x恶魔就开始了我一贯的沙雕文风……
日历告诉我万圣节过后还有感恩节圣诞节元旦腊八春节情人节妇女节植树节愚人节清明节…………
要是每次都提前半个月写的话能死人(抹汗)
虽然培养了我更新的习惯但我可能会死orz
更新什么的就等着三十一号那天刷出七更吧!
也,也许八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