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骑士团后援团团长

圈名蛋挞,布鲁斯韦恩和布鲁茜韦恩的忠实脑残粉,团长自封的,想要的话随便给w
蝙蝠侠毒唯粉,又傻又无药可救的那种
文手,最近日渐懒惰

P1:
狂笑之蝠:毁灭日病毒是把你的脑子也给感染了吗,蹂躏者?还是说你有计划能把宇宙调音叉带回给巴巴托斯?
蹂躏者:马上就教你知道。不要来质疑我,狂笑之蝠。
【蛋挞总结:幼儿园小宝宝互怼】
【蛋挞吐槽:狂笑这句嘲讽我给满分hhhhh】
P2:
溺亡怨魂:我们该走了,传唤门吧。
狂笑之蝠:然后错过这段高潮吗?现在不行。
蹂躏者:狂笑――我们得在爆炸前离开。
狂笑之蝠:我说了现在不行。把他给我带来。
【蛋挞总结:班长用职位优势压制刺头】
【蛋挞吐槽:狂笑你对汉子和妹子明显不是一个态度啊……这叫我站互怼组还是站溺笑溺?】

负能量致歉

帮不更太太转一下,个人认为她说得比较可信,如果有人想参与或抱不平请去问当事人不更姐姐

【莫名其妙开始慌自己喷不喷得过别人......以及会不会因为年龄被针对】

【不这明明是我自戏太多】

今天也在不更新的边缘爱joker:

今天在乐乎被人骂了。
说抄袭。
我不挂人。
我自己一笔一笔一字一字写出来的小说,自问无愧于心。
他口中的太太我去看了,怎么说,虽然很不礼貌。
但容我自夸一下,我写的比他好。
而且文风一点都不一样,最多算撞梗……不,这都不能算撞梗。
是这样,那位——姑且叫做界太太——写了这么一句话,大概是:我快要溺毙在你深海一样的眼眸中了。
然后他说我三十天负能向元素挑战的第五天溺水是抄了这个。
以及,界太太:想和你一起白头到老,葬在一处化在一处,让后人分不清究竟是谁的骸骨。
说我第七天还是第八天挑战白骨是找的这个。
诸如此类。
在我上我bcy的号挂截图找这个太太的时候,界太太说(大意是这样):
反正你本来就是抄袭就不要嘴硬了道个歉就好我人很好不会怪你的
我说我没抄袭。
我还很认真的找出自己灵感来源的几个帖子(虽然原版很好但我写毁了)给她看跟她说我当时是怎么想的。
但她完全不听,一直在说我嘴硬道个歉就好不会怎样的。
到后来甚至说我也是抄了抄袭的,不是抄她的而是抄了 @今天也在不更新的边缘爱joker 的。她说今天也在不更新的边缘爱joker就是抄袭她。(她不知道这就是我在乐乎的号)有人骂我是我活该,她还心疼那个喷子说我这种死皮赖脸没有下限的人一定对他说了很不文雅的话一定都快被我骂哭了。
真的我气到想笑。
然后,第二天,我去找的时候。
点开她的主页,发现她挂我。
一句一句口诛笔伐那种。
我被写的无恶不作还死不认账那种。
底下十几个一看就是小号的疯狂转发,评论区一群不知真相或者知道真相但恶意歪曲的观众全是声讨我的。
还挂了聊天截图,非常片面的引人误会那种。
还有我昨天发给她的几个灵感来源的帖子,说我还抄袭了这些人。
我打包票,要是全文能有那么一点点和那些帖子重复的,我就是死也会记得给帖子主人道歉。我跟本就只是从那里得到的灵感。
我跟她说,还认真的争论,让她删掉那些造谣的文章,那些文章令我的名誉受到了误解。
她说我有胆做没胆认。
是的这个截图她也挂出来了。
最可怕的是我去辟谣,字字斟酌,内容谨慎不想说什么没切实把握的话。
她又说我贼喊捉贼,没说脏话是没底气没有和她撕架是因为本来就是虚张声势怕被揭穿。
真的,害怕。
怎么会有这样的人。
我知道我写的不好,更新也不快。
喜欢自卖自夸,还经常做些傻事。
吃的cp清奇,也找不到角色的气。
我真的是一点一点写出来的,写不好被说我认,但我真的无法忍受这种毫无根据的污蔑,我做不到。
你们可以说我气量小,但是这真的是我不能忍受的。
如果界太太或者那位她的粉丝看到这篇文章,请删掉那些不尽不实的言论。
我不想吵架,所以我不会挂你们的名字。
我有没有抄袭你们,相信你们心里是知道的。
现在是和平年代,我不会骂人,不会挂人,也不会举报。
但我希望你们能删掉那些污蔑。
并给我一个道歉。

第一篇贺文已经写了2582字,第二篇也1486了。
凑合凑合破四千了吧。
杀苍的狼人x神父完全没有皮气,倒是发现了自己只会用三视描写……
而乐高皇帝的精灵x恶魔就开始了我一贯的沙雕文风……
日历告诉我万圣节过后还有感恩节圣诞节元旦腊八春节情人节妇女节植树节愚人节清明节…………
要是每次都提前半个月写的话能死人(抹汗)
虽然培养了我更新的习惯但我可能会死orz
更新什么的就等着三十一号那天刷出七更吧!
也,也许八更…………?

丹枫秋日

@今天也在不更新的边缘爱joker 你的家族设定!我借了一下写了个笑笑中心向!
OOC!但是意境应该不错!
孤寡老团长在线求评论


你试过在枫荫下拾叶唤秋吗?
修长指尖于水洼旁挑起一片落枫,指腹摩挲着叶柄,细细感受那份纹理。前几日下了一场秋雨,浸湿一地绿草红叶。触碰时不免沾染几点秋水墨尘,忽起忽息的风旋擦过皮肤,将那点脏污也擦拭干净。
“秋天了啊,真是个收获的好季节呢。”
口腔里的舌沾满唾液,顺滑的在唇齿间伸动,从咽喉处呼出的气流穿过舌唇,最终唤出随心的感慨,带着生的气息。
声音嘶哑喑沉,如同炼狱里恶魔的低语;却有着缱绻缠绵的语调,仿佛撒旦媚笑着诱惑罪徒。不再以面具掩饰的面容上,一双青幽幽的眼睛疏懒地半眯着,蒙上了一层倦怠的迷雾。
丹枫夹入膝上书页,雨水洇开淡淡湿痕。殷红坚硬指甲嵌入树干,带出微黄的树汁。迫不及待地伸舌轻舔那树的血液,迷雾散去,眸光里闪动出畸形的癫狂。
“今晚的中秋酒会,他们又会玩什么?”

中秋节梦魇众特别专辑

OOC!傻白甜!吃着月饼突然想到的脑洞!
孤寡老团长请求评论!

1
中秋在华夏是个重要的日子,而华夏重要的日子嘛……
都是为了吃!吃!!吃!!!
咯嘣咯嘣啃着白糖月饼的破晓望望窗外明黄的月亮,觉得自己可以再吃十个。
然后当他转头时……
“红,红死魔,你,你吃了多少个了?”
被提到代号的男子看了看桌上一摞摞的空盘子,默算了一下后回答:“一百……七十二个?”
“以前还没进休息室时怎么没见你这么能吃?!”
“当时忙着打主宇宙没空补充能量。”红死魔一边说一边吃掉了第一百七十三个月饼。
这就是你跑得比闪电侠慢还被溺亡扔在地上的原因?破晓一瞬间有点幻灭。
红死魔瞟了他一眼,顺手把破晓面前的那盘月饼拿了过去:“晚上吃甜食对身体不好,我帮你吃了。”
“放下!不准吃!你有资格说我吗!”
休息室再一次回荡起了破晓诡灯的气fufu三连。
不对,我为什么要说再一次?
2
无悯铁腕等了一天,终于接受了戴安娜并没有在中秋通信开放时给他写信的现实。
一定是因为我戴了头盔吧,一定是因为我戴了头盔吧,一定是因为我戴了头盔吧!
无悯铁腕蓝瘦,香菇。虽然他仍旧不愿意把头盔脱下来。
脱头盔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是不可能的,头盔增强实力启迪真理,我超喜欢头盔的。
“无悯铁腕?你在这边干什么?”BY跟着自家阿尔弗雷德打扫卫生的路线路过的杀戮机器。
无悯铁腕看着他手里的中秋小甜饼礼盒咽了口口水:“等戴安娜的信……”
“没等到?”杀戮机器平缓地道出内心的猜测,打开了礼盒。
“……”沉默是今晚的康桥。
杀戮机器挑出一块略有些焦黄的小甜饼递过去:“无必要在意,情感这种东西本就可有可无。”
不符合推算,我为什么要和他分父亲的小甜饼?
3
在厨房里百分百做出黑暗料理的属性真是好用啊。
蹂躏者把第四波面粉牛奶鸡蛋等的化合物装进蝙蝠侠风格礼盒时这么愉悦地想着。
泡在油里结出盐霜的火腿、焦黄的粘稠白糖、残留着板栗刺的五仁馅料……对了,还有一堆加了料的面团,里面的氪石含量保证能削弱超人能力又不被察觉。
毒死那些混蛋超人!
就在某梦魇背后冒出阴谋黑气时,他的上司,不,是前任上司狂笑之蝠,进入了战场【厨房】。
“给超人送‘温暖’呢?”嘲讽满满的明知故问,不过蹂躏现在心情不错(忙于坑超),没出声怼回去算是默认。
下一句怼直接戳中蹂躏者怒点。
“分手之后的受仍旧对攻怀着放不下的羁绊,看来你的爱意病症还是没好。”
没进休息室前就对这个疯子看不顺眼,现在又来触碰雷区……
狂笑之蝠的角度只能看见蹂躏侧脸显出越来越阴沉的神态,悄悄退后两步,抄起一盒鸡蛋准备防御,然而慢了一步……
“你TM才是受!”一碗热腾腾的焦糖迎面砸来,大部分倾泻在包装盒上,有些溅在狂笑手上,烫出了水泡――
冒出水泡的手将油瓶反扔过去:“急着否认?”
三岁蹂和五岁笑开始了一场厨房大战……
4
溺亡一边剥着石榴一边构思着给西尔的回信,茶几上是一本珍本《卡拉马佐夫兄弟》。书页里夹着几枚风干的小雏菊,云白衬着夕黄;封面上放着一封绢素的信,落款字迹优雅而有力。
面前屏幕上男孩们的胡闹尽收眼底,引得布鲁茜轻轻笑了一声。剥离果籽的石榴在半空中被抽离汁水,充盈入一杯紫蓝的鸡尾酒。
这干爽温暖如锯落木屑的时光啊。
【作者:虽然我人为OOC了那么一点】

溺笑:意气风发,历历在目和难以觉察的绝望。
笑灯:浮光掠影,长久单恋和走失于拥挤人潮。
卧槽我他妈还要什么啊!疯狂爆哭出声!!!!

失语

不更太太终于更新了!!!激动过度主动揽下写狂笑工程,送给大家一篇负能向文文!

主题——【失语】,自残描写有,血腥描写有,负能量过高请避雷!

OOC!






0

他还能发出什么声音?

只有狂笑。

1

他用刀割自己,锋芒重温每一道骑士留下的伤口,疤块簌簌落在地上,疼痛使大脑沸腾,渴望以尖叫宣泄。

“......”

无法发声。

他用刀割自己,锋锐在胸口划出一个蝙蝠的轮廓。温热的血液漫过冰凉皮肤,疼痛鞭策他尖叫。

“......”

无法发声,仍旧无法发声。

将蝙蝠轮廓用外翻血肉一步步填充,雪白皮肉上嫣红血珠滴滴掉落在地。滴答滴答似珍珠滚入下水道的声音。

可他还是无法发声,即使因疼痛汗如雨出浑身颤栗,声带所振动出的频率还是无法高出血液滴落声。胸前血红的蝙蝠标志奔涌着血液,他能做的都做了,但疼痛仍旧无法促使他重新发声。

2

什么都没有了。

什么都没有了。

胸上雪白皮肉衬着嫣红血珠,与记忆里那人静谧的黑与深邃的蓝差异如此巨大。

如此讽刺。

3

笑啊。

笑啊。

笑啊!

笑啊!为什么还不笑呢?!

听着讽刺的笑声,世界上却没有那抹沉默,这不是最完美的惩罚吗?

4

可他笑不出来了。

5

上层车水马龙的山羊好吵,是在催促他赶快享用这份祭品吗?

6

没有了骑士阻拦,吃掉山羊有什么意思呢?

7

更何况他已经不是魔鬼了。

不会笑,不会说话,只能倾听,他不是他自己了。

8

他是谁?

他到底是谁?!

9

被迫沉默的恶魔再未发声,哪怕是在心里。







啊啊啊花了十来分钟肝出来的……山羊什么的隐喻看过终局的应该都明白,团长就不解释了,等会还有御茶会议要写。

看看不更太太强行细思极恐那么多次,我好像也应该来一发?

我就说两句话哈,自己琢磨。【强行大师风范中二病】

自残的这位是狂笑还是小丑?蝙蝠是死了还是假装死了?


总感觉自己是在散播负能量+博关注

现在心情有点糟……
上直播课,学而思网校要更新,速度比较慢,我爸爸就过来帮我弄快点【他喝了酒】,全程自做自的,我想按几个快捷键他也不准。当时本来打算趁更新刷会乐乎吸会蝙,被打断心态比较崩,再加上青春期,他不准我快捷键时直接炸了,吼了句“那行,网校也你帮我上”就回房间了。
之后他就过来,语气很硬叫我赶快去上课有什么下课再说,我也很横,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什么也不说,他想把我拽起来也没办法,气得用拖鞋底往我脸上直接抽了两下,力气比较重的。这时候我妈也过来了,看见我爸打我,上去劝我爸。我想自己到安静而且很黑的地方待一会儿,就想跑到父母房间。刚跑进去我爸又追上来抽了我一耳光,我妈追上来拽他,把我扶到沙发上坐着,叫我冷静。同时我爸也在旁边说想和我沟通但是我不配合,后来我妈就把我们俩分开让我们各自冷静一会儿。
我自己呆在房间,之前一直忍着不哭,翻出梦魇们的漫画抱在怀里狠狠哭了一场。现在直播课已经调场次了,我爸酒劲还没过,我妈劝他无果先去辅导我弟弟作业了(我弟全程很冷漠地喊“你们别吵了烦死了”,应该是学我以前的),我奶奶在我刚进房间一会儿就不停敲门要进来,还说腿站不住要我赶快开门(她腿得癌,去年做了手术切了一条),我也没让她进。
我自己心境是很僵硬的,刚开始因为青春期不受控制气得想自杀(当然是不可能的还有那么多坑怎么能死),在房间里自己关着灯,想想总是被妈妈打击所以不自觉想做点什么来证明的老爸,还有偶尔神经质专制但还是很好的妈妈(她在我小时候一直都跟我说家里不容易妈妈不容易),被我带坏的弟弟(我以前经常骗他,我对不起他),还有老是被奶奶吼唯唯诺诺的爷爷和年轻时一直很强势,老了无措地关爱我和弟弟,连哄带骗叫我俩一定要听她话的奶奶……
真的好痛苦,每个人都不快乐,表面是很平静很和睦,其实只要这种小事就能搞成世界末日,我知道我不应该想着逃离想着去死,但是我所感受的境况就是这样,混乱,喧嚣,无意义,不合理,麻木,冰冷,连同我自己,这样混蛋的现实难道不应该炸成一团绚烂的烟花吗?
不不不,肮脏的人眼睛里的世界也是肮脏的,所以该死的只是我而已。
文学作品不少都遵循这么个惯例:灾祸能激发出希望与团结等种种美好的东西。我死掉在家里应该算一场灾祸的,就是不知道能不能达到这种效果
闭嘴吧,张口闭口死亡,与之前那个青春期想自杀的我有什么区别呢?

我要弄死我自己。
如果我以后还看all蝙,我就退圈。
all蝙有不少完全不顾及布鲁斯感受的,看得气死。
最气的是我居然还点开了。
MMP,想杀人,想杀了我自己。